瓷器行业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术新闻 > 瓷器行业新闻

醴陵釉下五彩瓷,凭什么成为“国际爆款”?


作者:佚名       来源于:中国瓷器网

千年醴陵窑火,大器晚成,釉下五彩出世,一骑绝尘。

这是中国瓷器的复兴。无论是技艺的改良,制作的精细,乃至审美的革新,釉下五彩瓷,都有着百年所未见的新气象。它在中国陶瓷走进“死胡同”时,创造出缤纷的高温颜料,引领陶瓷界步入“釉下五彩时代”。

釉下五彩瓷的蔚为大观,湖南省陶瓷研究所,是当之无愧的推动者。瓷器是人类贸易史上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“全球性商品”。中国独家掌握制瓷技术奥秘千年,然而,到了18世纪末期,中国瓷器唯我独尊的地位一去不返。釉下五彩瓷的出现,让中国瓷器再次站在制瓷技艺的顶端。醴陵人,用几代人的努力,重建了中国瓷器文化的荣光。

中国瓷器的新美学时代

釉下五彩瓷载着中国瓷器,走向繁华胜景。

一百多年前,醴陵釉下五彩瓷面世,便在陶瓷界掀起一场“美学风暴”,使人们的审美达到新的境界。在此之前,中国瓷器是青瓷和白瓷的天下,即便“爆款”青花瓷出现,审美仍在青白之间。醴陵釉下五彩瓷继承了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瓷的基础上,以多层次色阶,在陶瓷装饰上开辟新局面,使釉下彩瓷进入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马未都说,五彩最体现中国人的审美趣味。

醴陵市博物馆镇馆之宝扁豆双禽瓶长颈瓶,色彩温柔。几粒墨色的扁豆,一簇豆紫色的花丛,两只在花丛中游走的竹鸡绘制在瓷胎上,将怡然自得表达得很含蓄。“扁豆双禽长颈瓶,在器型上就已经打破旧时规制,纹饰又是中国花鸟画的表现形式,最特别的是釉下五彩色调,看似多,却清莹光洁,清新雅趣。”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周益军说,醴陵釉下五彩瓷艳而不俗,质感如小孩脸蛋般细嫩。

清宣统二年的釉下五彩镂空葡萄花瓷瓶,是醴陵瓷罕见的装饰手法。瓶整个腹部透雕成葡萄纹,曲折蜿蜒的藤蔓和青翠欲滴的叶片中,点缀晶莹剔透的葡萄,整幅雕画栩栩如生,叶脉刻画清晰可见,甚至还有毛毛虫爬行。颈肩部还有一幅田园山水画,秀丽山水环绕的小小村落里,村民们插秧、闲聊,听话的小狗等主人回家,一派祥和宁静。

中国人对于颜色之美,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划分方式:一件瓷器,颜色不能太浓、太花、太满,不然就是“俗”;颜色太素,作为彩瓷又觉得乏善可陈,没有亮点。醴陵釉下五彩瓷将色彩运用到极致,在淡色素瓷上裹一团缤纷纹饰,素与彩对比,艳而不俗,五彩斑斓里又有着水汽般的莹润淡雅。增一分太浓,减一分太淡,这种恰到好处的“拿捏”,让世界见识了中国瓷之美。

对颜料出神入化的应用

醴陵釉下五彩瓷的极致美,来自对颜料出神入化的应用。

对颜料永无止境的追求,湖南省陶瓷研究所构建了自己的“猎艳版图”。釉下五彩瓷的颜料是矿物和高温的相互成全,以各种金属氧化物做发色剂,通过钙、铝、锌等金属材料及陶瓷原料相互作用调配形成,无毒无害,极其难得。釉下五彩初创时,曾以玛瑙红、海碧、草青、艳黑、褐色五种高温釉下彩颜料“闯天下”。这组五原色突破了几千年来高温釉下颜料的极限,让釉下五彩一鸣惊人。但仅有五彩,远不够在瓷上描绘多姿多彩的世界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,陶研所成功配出釉下浅绿,又用氧化钛和氧化锌等配制出釉下黄,釉下五彩颜料由五色增加到七色。匠人们并不拘泥于此,他们用这些原色互配,又创造出紫色、墨绿、碧绿等复色。但这些高温颜料的增加,仍局限于老一辈陶瓷艺人的经验总结。

改变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,陶研所将釉下五彩高温颜料以“高科技”纳入“课题研究”。专业科研人员的加入,新思想的碰撞,成功破解了高温颜料的发色原理。此外,稀土元素的运用,让高温颜料色相更稳定。“高温颜料在1300℃高温下,成色不稳定,因为每次入窑烧制,温度、气氛都有变化,色相也会变化,但稀土元素的加入,不仅使颜料品种增多,颜色更为稳定。”周益军说,到上世纪80年代,醴陵釉下五彩高温基础颜色有20多种,基础色互相调配的复合颜色几经筛选,稳定复色有200多种。醴陵釉下五彩瓷用色达到可随心所欲的地步,画布上能呈现出来的,瓷上都可展现。陶研所“颜料大王”汤林生用三年时间试验164次得到的一抹橘黄,就用了稀土元素。陶瓷匠人用它分水填色,瓷器经过高温冶炼露出颜料的真色,如早春生发的第一支嫩芽,使他喜不自禁。

如今,釉下五彩瓷丰富的颜料体系,为匠人们带来了广阔的发挥空间,他们大胆地融合各种艺术风格与技法,国画、水彩、油画、卡通……风格各异的纹样和花样多变的器型,使得釉下五彩逐渐从原有的艺术框架中脱离出来,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。

颜料在坯体上尽情挥洒,营造出瓷的神韵。在湖南省陶瓷研究所这个“造色中心”,每一种釉下五彩高温颜料的开发,都是釉下五彩瓷的浴火新生。它永不停歇的脚步,赋予醴陵瓷更年轻的DNA。

独门绝技里藏着匠人之魂

每一件醴陵瓷器,都深藏着坚守和执着的匠人之魂。醴陵釉下五彩瓷的“百变”之美,仰赖于其独创的双勾分水技法。

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熊晖说,中国绵延千年的陶瓷绘画艺术的“分水”技法,至今为止出现了三次颠峰。前两次分别为清康熙中期的青花分水,景德镇“青花大王”王步的青花分水写意,第三次则是“醴陵釉下五彩分水”。“釉下五彩分水技法是借鉴传统的青花分水开创出来的,青花分水在泥坯上分水,带绘画性质,而釉下五彩利用油水分离的原理,形成了独特的釉下五彩装饰工艺。”周益军介绍。

自醴陵釉下五彩问世,湖南瓷业公司(湖南省陶瓷研究所前身)的匠人们费尽心思打磨技艺。早期釉下五彩就展现多种表现形式,如分水,刷花,写意等。其中,双勾分水技法成为醴陵彩绘的主要辨识特征,即彩绘时用墨勾线,经高温烧成后墨迹挥发,最终成为釉面上一道道光洁的留白。这种独创技法一直被沿用至今。

在醴陵釉下彩勾线分水的世界,笔是大脑,墨是血脉。匠人们用一支沾着油脂和墨的毛笔,在起、承、转、合间描绘出花鸟虫鱼、飞禽走兽、山川河流的轮廓,再蘸上色料和茶水调制成的颜料水。笔尖与泥坯接触的那一刻,颜料水便迫不及待地铺满整个图案。稍微将胚体向一侧倾斜,用侧笔回收多余料水,分水基本完成。这一过程中,最为神奇的是,挤水、走水、收水反复进行,画面的明暗深浅全凭一支笔决定。笔尖在泥坯上停留的时间长,颜色则深,停留的时间短,颜色则浅。“墨线中的油脂是老匠人们用中药材和煤油熬制出来的乳香油,因为墨线中有油脂,水油分离,颜料水不会越过色块。”周益军说,中国人“尚玉”,做瓷也追求玉的质感。正是这道独门技法,使得醴陵釉下五彩瓷色彩平坦无痕,浓淡过渡自然,再加上高温烧结后的釉层,画面平坦光滑,有如玉一般的润泽和光彩。

技法再炫的釉下五彩瓷都需要浴火涅槃。湖南省陶研所为淬炼出醴陵釉下五彩的绝美,开创“三烧制”。第一次,用800-900℃让素坯“热身”,去掉杂质和水分,让坯身光洁无瑕;第二次,用高温颜料在素坯上作画,再投入800~900℃的窑火,烧去油墨线;两次素烧后再施一层透明釉,不仅让瓶身更加光滑莹润,还能抵抗酸碱的侵蚀,更能隔绝毒素。最后,再用1380-1400℃的窑火打磨锤炼。醴陵釉下五彩瓷在火中洗尽铅华,纹理和釉色浑然天成,一出窑便美中藏秀,光影闪动。

对技艺的探索永不止步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醴陵生产长石白釉坯,彼时湖南省陶瓷研究所还叫醴陵陶瓷研究所,艺人林家湖、唐汉初等人将在泥坯上作画,素坯上彩绘,施青釉的三烧,缩短为在长石白釉上绘制釉下彩的两烧制。这样烧成的醴陵釉下五彩白如玉、明如镜、薄如纸、声如磬。这个跨步,也让醴陵釉下五彩瓷走上了工业化之路,逐渐成为中国瓷器的扛鼎者。

潇湘晨报记者伍婷婷 实习生熊文 方远亲





上一篇中国美术馆“中国白·德化瓷”艺术展下月启动,将展出160余件德化白瓷精品

下一篇返回列表



 【相关文章





版权声明: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,作为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!转载本站内容,请注明转载网址、作者和出处,避免无谓的侵权纠纷。


友情链接